您目前的位置:網站首頁>學生風采頭條

寒門學子自強不息 天道酬勤圓夢清華

來源:  發表時間:2014/6/24 16:10:27 訪問次數:8912

——記旺蒼中學課改高2011級學生徐黎

 

這個六月沒有什麽異常,似乎還比往年更涼爽些,但對于旺蒼縣五權鎮清水村村民徐紹友、張碧英夫婦來講就有些焦灼了,旺蒼中學的全體師生也在翹首以盼,他們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一個人身上,那就是旺蒼中學課改高201119班學生徐黎。

確切地說,從今年3月起,徐黎就感覺有些不自在了,走到哪裏,都有學弟學妹們小聲地說:他就是徐黎。平靜的18年的生活就突然湧起了波瀾,他從來都沒有想象過自己會站在舞台中央,一下子有些適應不了。

一米六五的個頭,樸素無華,從外貌看不出有什麽過人之處,這就是徐黎,扔到旺蒼中學4000余名學子中間就再也找不出了,但就是這樣一個绝不起眼的學生卻于20146月夢圓清華大學。

旺蒼縣一片沸騰,爭相傳頌;旺蒼中學的師生歡欣鼓动;五權鎮更熱鬧, 徐紹友家三天兩頭總來些人祝賀,有時人多了,連凳子也不夠坐,有的坐到床上,有的站著,有的幹脆就坐在院子石頭上,得知兒子考上了清華大學,徐紹友起伏的心情至今還沒有平靜下來。

 

意氣風發 偏逢失恃

 

徐黎出生在旺蒼縣五權鎮的一個偏僻的小山村,家中地少人多,怙恃不得不外出務工來養活一家人,年幼的他只得由爺爺奶奶撫養。但他並不是一個省心的家夥,他比同齡的小孩子調皮得多,经常氣得爺爺拿著荊條滿田埂地攆,他還時不時地回頭給爺爺做鬼臉,爺爺氣得牙癢癢,但也無可奈何,有時候攥住了便要挨爺爺一頓胖揍,小小的他倔得厲害,打不投降。不過他不敢惹奶奶生氣,奶奶一生氣就掉眼淚,他便規規矩矩地等著奶奶數落,趁著奶奶說累了,趕忙去給奶奶滿滿地倒杯水,奶奶也就無話了。

在學校的徐黎其實並不討老師歡心,他太不守規矩了。老師一轉身,他就坐不住了,與同桌說話、打鬧,畫只烏龜貼在女同學的後背上,要麽就把別人的書本藏了,自己偷著樂。一下課,第一個沖出教室的一定是他,滿校園地瘋,直到上課鈴響了才汗出如浆地沖進教室。即便這樣,他總是班上第一名,老師們對他又愛又恨,犯了錯誤一批評起他來還常把他說不平,他的話太多,在別的同學看來理所當然的東西他總是要反複問爲什麽,沒有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他是不會停下了的,老師們總盡量躲著他,免得冷不丁他躥出一個問題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麽答复。

上小学三年級的时候,怙恃没有外出务工,父亲徐绍友很严厉,徐黎总算老实了一些。细心的他发明母亲的饭量一天不如一天,慢慢地瘦了下去,父亲也开始沉默沉静起来,经常深夜一小我私家坐在院子里叹气。他终于知道母亲生病了,是胃癌。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病,但看到父亲紧蹙的眉头,他一下子懂事多了,一放学,就赶紧回家,割猪草、洗衣服、做饭。母亲虽然病重,但依然放不下家中的农活,回家看到儿子收拾好了一切,不住地流泪:“黎娃儿,苦了你了,人家屋里的娃儿都在耍净的。”

父親不外出也就斷了經濟來源,只有隔三差五出去打零工,勞累一天掙二三十塊錢,全部爲徐黎的母親換來一幅一幅的中藥。她的病越來越重,父親把家養的肥豬、老黃牛,滿倉的稻谷,新鮮的蔬菜,山上的木材,甚至電視機,一點一點全賣掉了,換來的錢卻是杯水車薪,不得已只好向親戚、鄰居借,但最終母親還是撒手西去。

活潑好動的徐黎一下子變得沈默寡言起來,小小年紀就心事重重,有時候還悄悄地抹眼淚,班主任楊富文老師看在眼裏,急在心裏:這個娃兒怕是過不了這個坎。于是多次找到徐黎,跟他談心,又特地請求了幾名女老師,給與了徐黎更多關懷,還把他的家庭情況反應給學校,學校爲徐黎免去了所有的學雜費。在大家的關心下,徐黎漸漸走出了陰影,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樣調皮,成長起來了,像個大人。

 

峥嵘歲月  嶄露頭角

 

读六年級的时候,徐黎的父亲经人介绍,与相同遭遇的张碧英重新组合了家庭,家庭算是完整了,继母又带来了一个弟弟和妹妹,家中人口一下多了;加上徐黎的奶奶在一次农活中不慎摔倒,中风瘫痪在床,家庭的包袱更重了。这次徐黎不再把伤心写在脸上,只是默默的用功,,每学期以第一名的结果回报怙恃。

上了初中,徐黎對物理和化學産生了濃厚的興趣,他簡直不滿足課堂上老師講解的知識,又拿出了以前冲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,纏著老師,想要了解更多。一次爲檢驗老師的話語,他在家拿出各種各樣的東西插入插座,的確,幹木棍、幹布、陶瓷、橡膠都不導電,當他把實驗過程告訴老師的時候,老師驚出一身冷汗。又一次,趁家裏沒人,他把電視機拆開了,把零件拆了一屋,卻再也裝不归去了,這電視機是他父親再婚的時候買的,花了一千多塊,是家裏最值錢的東西了,這下徐黎慌了,連忙把拆成七零八落的電視機弄到街上,花了三十元才讓人裝好,害得他吃了三個星期的饅頭加鹹菜,這事他父親現在都不知道。現在徐黎的臥室依然保存的當年探索的陈迹,淩亂不堪,別人扔掉的破電視、壞電腦、收音機、複讀機……,他像寶一樣把它們收集起來,沒事就在那兒鼓搗,有的被他弄出了聲音,有的居然勉強可以使用。父親打趣他說:“也好,萬一將後書沒讀出來,也可以到街上去開一個家電維修店。”

徐黎因爲性格老成,被大家選爲了班長。2008年汶川地动的時候,劇烈的晃動驚醒了正在午休的徐黎,眼看日關燈搖搖欲墜,即將砸到同學的頭上,他奮不顧身用手臂擋住了同學,手臂被劃傷了,他绝不在意,趕緊組織同學們疏散到校園的空曠處。抗震救災的事情隨即展開,他積極組織同學們搭建帳篷、轉移財物、開展宣傳活動、協助防余震的演練。他的表現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褒獎,被學校授予了“優秀班幹部”的稱號。

徐黎的愛好很廣泛,他不是那種典范的書白痴。象棋是他最大的愛好,初學的時候,他可以不眠不休,拿著從同學那裏借來的棋譜研究幾天幾夜,有時候興起,趁周末找同學抵家一下就是一個通宵,直到同學認輸求饒。由于家離學校有些距離,父親給他買了一輛二手的自行車,他又迷上了騎車,山裏的公路蜿蜒崎岖,但他卻騎著破自行車如履平地,還可以耍些花樣,當然,他身上現在還留有學車的記憶。有時候看到別人的山地車,他的目光就再也離不開了。上高中的時候,家離學校六十多公裏,放月假的時候還經常騎車上學、回家。一次上音樂課,師生互動遊戲,到徐黎這兒,老師叫他唱首歌,他突然發現自己居然不會唱一首完整的歌曲,他想破腦袋終于想起那麽幾句歌詞,一出口就跑調了,全班哄堂大笑,他面紅耳赤,自己從未如此出過醜。他從同學那裏借來MP3,一首一首地學,在家幹農活的時候,他總是高聲地怒吼,弟弟妹妹讽刺他他也不以爲意,後來他就愛上了唱歌,還在班上得到了“歌王”的美譽。

初中畢業了,徐黎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四川省旺蒼中學,他的班主任五權中學張宗明老師評價他說:他很特別,他不很聰明,卻最勤奮;他不是倔強,是不平輸;他不是帥氣,而是陽光。

 

厚積薄發  待時而動

 

剛進入旺蒼中學,徐黎很興奮,說起那情形他還有些欠美意思,因爲家窮,他之前還從來沒有進過縣城。那小小的縣城在他看來簡直是另外一片天地:高樓林立,車水馬龍。不過他很快就自卑起來,自己在初中创建起來的信心一次次受到打擊:衣著寒碜;知識面太窄,連NBA都還不知道;作爲“歌王”的他只會那些老掉牙的歌曲;班上妙手如雲,第一次考試下來,居然連班上前二十都沒進。他不知道該怎麽辦,覺得自己已經盡力了,但是自己使出的力氣全像打在棉花上,他開始懷疑自己。

班主任米奎田老師多次找到徐黎,給他加油打氣。了解到他的家庭情況後,將貧困生助學金撥給了他,自尊心極強的他堅決不受。米老師告訴他:“貧窮不是錯誤,甘于貧窮卻未必明智;落後不是錯誤,甘于落後就一定愚昧。”

徐黎聽懂了米老師的話語,他的心結一下子打開了,他不再爲貧窮而自卑,不再掩飾自己家庭貧困的現實,接受的助學金。米老師還聯系到了縣內的幾個民營企業家,爲班上品學兼優的學子提供援助,徐黎也在受助行列中。于是,他開始靜下心來全心投入到學習中,畢竟自己從來都不是一個甘于落後的人。成績慢慢地上來了,穩定在班上前十名。他重拾信心,找到了以前的那個樂觀的徐黎。

受到援助的徐黎学会了戴德,戴德同学,戴德老师,戴德怙恃,戴德社会。他关爱身边的每一位同学,和每个同学都成为了好朋友,发动班級为年級抱病同学捐款;他用进步回报老师;放月假回抵家,他担起了家庭的重任,样样农活都能做的得心应手;贵州干旱受灾、芦山地动,他都带头捐款100元,米老師說:“你本來就拮據,少捐點吧。”徐黎說:“100元不算什麽,對災區人民微不敷道,我自己緊一緊就好了。”事實上他積極的人生態度早就獲得的師生的認可,被同學們推薦爲團支部書記,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熏染了全班同學,使班風積極向上,人人力爭上遊,在2013年的高考中,徐黎所在的課改高20102班本科上線率高達70%

高二的時候,徐黎的奶奶病情加重,意識模糊,連親孫兒也認不出;父親徐紹友在幹活中不慎扭傷了腰,他們一家的擔子都壓到了母親身上,年邁的爺爺不得已也只得外出務工,這讓徐黎的心沈甸甸的,無法專心學習,看著他一天天心神不甯的樣子,米奎田老師找到了學校心理輔導老師郭靜,讓她來幫助勸導。恰逢香港福彙基金會的助學金到賬,米老師破格提前發給他,1000元錢雖少,但徐黎感触了溫暖,他又看到了希望。所幸一學期後父親的腰傷經過治療根本康複,只是奶奶永遠離開了。他還記得奶奶清醒的時候那幹枯的眼眶裏閃著些許光芒,對他說:“黎娃兒,要好好讀書。”

爲了感謝學校對徐黎的關懷和幫助,徐紹友帶著大米和臘肉來看米老師,米老師堅決不接受,但盛情難卻,只好收下,再把錢偷偷塞給了徐黎,告訴他這是原則。在辦公室裏,徐黎看著父親,他才40歲,卻像個老人:頭發斑白,面容蒼老。他伸出長滿老繭、處處開裂的雙手緊握著米老師的手,不住地感謝。徐黎想起自己還曾經在心裏埋怨父親不如別人,他感触很愧疚,也很心酸:父親這是爲誰呢?自己不學出了樣來是無論如何也對不起他的。

今后,徐黎的结果突飞猛进,在高三的下学期月考中还多次考得了年級第一名。

高考前的徐黎有些坐不住了,他也知道那是因爲自己給了自己太大的壓力,但他不能釋懷,整夜整夜地失眠,導致高考失利,僅僅考了589分,倔強的徐黎流出了委屈的淚水。雖然最終被中國石油大學錄取,但他不宁愿宁可。看著兒子失落的樣子,徐紹友毅然決定讓他補習一年,他再次找到了米老師。米老師經過反複的阐发和溝通之後,覺得徐黎通過補習能夠走得更好。徐黎再次進入了旺蒼中學,就讀于課改高201119班。

补习期间的徐黎放下了包袱,全力向前,每次月考壖是以三十分以上的优势得到年級第一。

今年1月,由清華大學主導的 “新百年自強計劃”自主選拔計劃首次將全國鄉鎮農村中學納入招生計劃,這對徐黎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,徐黎順利通過了初審。學校非常重視,旺蒼中學黨總支書記、校長戴明親自組織部分老師研究考試對策、猜測面試題目,並召集老師對徐黎進行模擬面試。

119日,徐黎到達了清華大學,經過一天緊張的筆試和面試,取得了四川省第一名。回憶起這次考試,徐黎說:“考試的乐成得益于旺蒼中學‘文理並重、科藝兼育’的辦學思路,在這樣的辦學思路下,我的知識面十分廣泛,足以應對面試題目。”

311日,清華大學招生事情組王運東、彭淩、俞冀陽三位教授前來我校考察徐黎,深入到教堂、寢室、觀看了學校的課間大跑操,他們深深地动撼,相信嚴謹求實的旺蒼中學培養出的學生一定是最優秀的。又在旺蒼縣副縣長祝迎春、旺蒼中學校長戴明的陪同下到了徐黎的家鄉五權鎮清水村實地考察,徐黎的家庭狀況讓他們感歎,他們相信這樣堅韌踏實的徐黎一定能在清華大學有所作爲。

消息一傳出,旺蒼中學的學子大爲振奮,其他高三學生也紛紛參加了其他重點大學的自主招生考試,许多同學都通過了初審和考試。事實上,许多大學的自主招生考試屬于 “秦巴山區連片扶貧” 政策的一部分,只有像旺苍县这样的国度級贫困县才华受惠。

此後,徐黎越发勤奮踏實地投入到學習中,沒有了應屆時的暴躁,爲考中清華大學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

 

心系故土  志存高遠

 

圓夢清華大學之後,旺蒼中學第一時間要求徐黎爲學弟學妹們說點什麽。他很謙遜,說:“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;勝人者有力,自勝者強。每一個都要不斷發現自己的缺點,戰勝自己的缺點,才华真正做一個強者。”他希望旺蒼中學的所有學子都能勤勤懇懇,因爲在知識的门路上是沒有捷徑可走的,同時告誡他們一定要善于積累,廣泛學習,千萬不可“書到用時方恨少”。

談起將後的路,徐黎有些腼腆,他說他想成爲一名科技事情者,學好本領,把科技引入家鄉,使父老鄉親脫貧致富。、

最近見到徐黎是在旺蒼縣人民醫院,他正帶著怙恃檢查身體,他說將後離家遠了,不先帶怙恃檢查檢查他不放心。

小個子徐黎看起來弱不禁風,但他的內心卻足夠強大。在這樣一塊貧瘠土壤中成長起來的棟梁,我們有理由相信纵然有再大的風雨也不能壓彎他的脊梁!